约拿的家网上崇拜

窑匠与泥土

2001年10月7日


 

宣    召:

上帝在他的圣殿中,普天下的人当肃静,在主面前肃静,
普天下的人当肃静,在主面前应当肃静,肃 静,阿 门。

 

经    文:

耶利米书 18 章 1-4 节:
    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说:“你起来,下到窑匠的家里去,我在那里要使你听我的话。”我就下到窑匠的家里去,正遇他转轮做器皿。窑匠用泥做的器皿,在他手中做坏了,他又用这泥另做别的器皿。窑匠看怎样好,就怎样做。 

罗马书 9 章 20-21 节:
    你这个人哪,你是谁,竟敢向  神强嘴呢?受造之物岂能对造他的说:“你为甚么这样造我呢?”窑匠难道没有权柄从一团泥里拿一块做成贵重的器皿,又拿一块做成卑贱的器皿吗? 

以赛亚书 64 章 8 节:
    耶和华啊,现在你仍是我们的父!我们是泥,你是窑匠,我们都是你手的工作。

 

唱    诗:

    [小鸟啼明歌]

  1.小鸟啼明,白日初回黑障开,晨光破曙,主仍与我同在;
    美胜清晨,丽胜白昼的光彩,即此寸心,长觉与主同在。

  2.与主同在,玄妙神奇荫影中,静对自然,参悟造化之工;
    与主同在,庄严虔诚契合中,朝露晶莹,此中天趣无穷。

  3.劳苦工完,灵魂疲乏睡意生,双眼倦扬,还自仰望天庭;
    在主恩中,宵眠甘美而安宁,更甘美者,醒来主仍相亲。

  4.最后一天,生命黑影潜踪时,我灵接触,皎洁永晨光彩;
    片刻之间,猛然领略无穷美,即此寸心,永远与主同在。(阿们)

 

证    道:

    弟兄姊妹,刚才我们念的三段圣经章节都是讲到同一件事——窑匠和泥土。所以今天我的题目就是“窑匠和泥土”。

    当初神的话语临到先知耶利米如此说:“你起来,下到窑匠的家里去,我在那里要使你听到我的话。”我们都知道耶利米是一位非常热爱神,又是非常热爱祖国的先知。他看见百姓离弃神越过越远,陷在罪中越过越深,他为此流泪伤痛,他大声疾呼地警告,他苦口婆心地劝导,全属徒然。

    正当他最灰心最失望的时候,神借着那窑匠和泥土的比喻给他安慰和鼓励。那里第四节说:“窑匠用泥作的器皿,在他手中作坏了,他又用这泥另作别的器皿,窑匠看怎样好,就怎样作。”窑匠和泥土是比作神和以色列百姓之间的关系。可是今天我们并不是要谈过去神和他百姓之间的关系,我们却要从这旧约的比喻来看今天神和他的儿女之间的关系。我们不打算去研究旧约时代神子民的事,我们是打算注意到今天我们自己的事,从中学习一些属灵的功课,吸取一些属灵的教训。

    弟兄姊妹:这里窑匠是比作神,泥土是比作我们,窑匠和泥土就是神与我们,我们与神之间的一层关系。神和我们有好多种关系,父亲与儿女关系,牧人与羊的关系(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主人和仆人的关系,朋友之间的关系……等等。窑匠和泥土就是神和我们好多种关系之一,而且是比较深的一层关系。

    弟兄姊妹,你曾看见过窑匠用泥土制作各种器皿么?如果我们有机会到一个窑匠的家里或是工场去参观,你准能看见那里堆着一堆一堆泥土,筛过,打过,搏过的泥土,你还能看到一座简单的车床,下面是两块踏板,好象缝纫机一样,中间是绳子或皮带,一面连在踏板上,一面牵连在车床的轴心上,上面是一个车轮似的圆形轮盘,可以粘上泥团。当窑匠踏那踏板的时候,车轴心转了,上面的轮子也跟着转,轮子可以转得快,也可以转得慢,随着窑匠的心意。当他要作一个碗的时候,他先抓一团泥,搏了,捏了,粘在轮子上,然后踏板、轮子转了,只见他用手指在泥团上这里摸一摸,那里碰一碰,这里拉去一点,那里补上一点,先作外面,后弄里面,手法又快又熟练,一下子那团不规则形的泥土就成为一个具有艺术精品的坯子了。请宽恕我是个外行,说不清楚,我只是简单形容一下,叫弟兄姊妹有一个初步的印象而且。

    弟兄姊妹:那么窑匠和泥土对于我们有什么特别的关系?是啊,窑匠是谁?泥土又是谁?以赛亚书六十四章八节很清楚地回答我们:“耶和华啊,现在你仍是我们的父,我们是泥,你是窑匠,我们都是你手中的工作。”在事实上我们的确是泥土,我们从泥土里出来,最后也要回到泥土中间去。泥土是不值钱的,到处都有,并且在我们的观念里,泥土是很肮脏的东西,如果有人的衣服沾染了泥浆,他一定会马上去洗干净,总之泥土是不太受人欢迎的。可是就是这么不起眼的泥土,一经过窑匠的手,就成为大有用处,大有价值的器皿了。

    即使那团泥土一旦成为一件贵重的器皿,甚至是艺术的精品,可是它的本质仍旧是不值钱的泥土。只有窑匠在器皿身上独特的艺术设计,精密细致的加工,才是值钱的。弟兄姊妹:自从你我作基督徒以来,神是否是我们的窑匠,你我是否是他手中的泥土?是否是他手中的工作?神也同样在向我们说:“我待你们岂不能照这窑匠弄泥么?”啊!如果我们肯让神作我们的窑匠,让他对待我们如同窑匠弄泥,我们的生命决不会像今天这样贫穷可怜!我们肯定有荣耀的,美丽的,像主那样的生活流露在人面前。只要我们肯看自己是团泥土,肯让主来工作,神就要在我们的身上开始动他的手了。神在创世以前就拣选了我们,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他不同的计划,有他不同的目的。他要按照他的智慧和计划一步一步地对待我们,要使我们成为一个贵重的器皿,合乎他用。有时候他借着一件事磨我们一下,碰我们一下,正像窑匠的手指在泥团上这里发现有砂子把它挖掉,那里有硬块把它剔掉,他这么作惟一的目的就是使手中的泥团成为一个有用的器皿。

    可是最遗憾的事,由于我们不懂得神的计划,我们常会抱怨神:为什么叫我们遭遇这件事,使我们感到痛苦?为什么让我们碰到那件事,使我们受到损失?为什么叫我们蒙羞,在人前失去地位?为什么叫我受伤,多时起不来?他能叫别人亨通,独叫我倒霉;叫别人富裕,独叫我贫穷。啊!神太苦待我了,太不公平了!

    弟兄妹妹:在我们基督徒的生活中,我们有没有向神这么抱怨?有否这么心怀不平过?恐怕我们已经忘记了他是创造者,我们是受造物;他是窑匠,我们是泥土。罗马书说“受造之物岂能对造它的说:‘你为什么这样造我呢?’窑匠难道没有权柄从一团泥里拿一块作成贵重的器皿,又拿一块作成卑贱的器皿么?”人不满神在他身上所作的,这就是向神宣告独立,说得严重一点,就是向神背叛,就是罪!要知道,神虽然是窑匠,我们是他手中的泥土,但他更是我们的父亲,满有慈爱和恩典,我们是他的儿女,让我们坚定地相信他在我们身上的美意,甘心乐意地顺服他的旨意。

    我们已经看清楚比喻中的窑匠是指我们的神,泥土是指我们。那么那轮子指什么?先知耶利米在窑匠家中正看见窑匠转轮子作器皿。那么轮子指什么呢,那轮子实在就是我们周围的环境,有时候这环境的轮子可以转快,有时转慢,有时转得剧烈,有时转得温和,可是无论轮子怎样的转动总是把窑匠的心意传达到泥土身上。轮子转动后,窑匠才开始在泥土身上动手,使泥土成为有用的器皿。

    弟兄妹妹:让我们再看窑匠在作转轮子工作的时候,常会发生这样的事,正象先知耶利米告诉我们:“窑匠用泥作的器皿,在他手中作坏子……”有时候泥没粘性,太松了,在窑匠手里刚刚团成形,可是经不起轮子的转动,它碎了,有时候泥土摆在轮子的中心,有一定的位置,可是在轮子转得剧烈的时候,泥团受不住离心力的影响,守不住它的地位,以致窑匠作出的器皿变成不规则形状了。有时候泥土里的砂子,杂质太多,虽然在窑匠手中成了坯子,可是经不起窑火的煅烧,烧了就生出裂纹来。窑匠把它挑剔出来,不能应用了。这些泥坯子是在窑匠手里弄坏的,可是这绝对不是说明窑匠的技术有什么问题,反而是说明他的仔细和责任,决不肯马虎从事。这些泥坯子的损坏,问题都出在泥土本身。你看窑匠对那些坏坯子的处理,如果换了我是窑匠,把它们扔了就算了。可是让我们看窑匠怎么对待那些坏的坯子。他把那些坏的东西像搏面那样搏了、捏了,又作别的器皿。“窑匠看怎样好,就怎样做”。

    哦,亲爱的弟兄姊妹:神就是这样对待我们,那位属天的窑匠就是这样的对待我们。我们在窑匠的手中比泥土更容易成为废品,因为我们有自由意志,能够自由行动。我们的罪,骄傲,不信,刚硬,不忠心,不顺服等等都可能使我们成为废品,破坏了神对我们的设计和目的。什么时候我们对神的意旨说“不”,什么时候我们对他的托咐不忠心,什么时候我们对他的要求不理会,什么时候,我们对他的引导搁在一边。啊!什么时候我们就破坏了他的计划和工作,而我们自己在他手中也成为废品,不能让他继续工作。那么神怎么办呢?是不是把那些废品,坏的坯子干脆扔掉?绝对不是这样,他还要保存改作别的器皿,也许比以前设计的器皿还要贵重。哦!这就是天上的窑匠对我们卑贱的泥土的慈爱和忍耐!“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他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事实也的确是这样,欺骗、狡猾的雅各终究成为神的王子以色列,杀人奸淫的大卫,经过了彻底悔改之后,还是成为合乎神心意的人。忘恩负义三次否认主的彼得终究成为忠心爱主,最后为主倒钉十字架的彼得。弟兄姊妹:我不必在圣经里举出其他的例子出来。其实你我这些人都可以是活生生的例子。而且我们在主手里可能不止一次成为废品,损坏的坯子,可是我们的主还是不肯放弃我们,还是对我们有盼望。

    弟兄姊妹:好不好让我们回到这位属天的窑匠手中,好让他把我们改造成为另一器皿吧。有的,他要改成一个碗,能够装生命的粮,叫饥饿的人得到饱足。有的,他要作成一只花瓶,插上美丽的鲜花,叫有病的人得到安慰和鼓舞。有的,他要改造成为一只水壶,装满了活水,叫心灵干渴的人得到满足。有的,他要改造成为一个灯台,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中,有如明光照耀。亲爱的弟兄姐妹:你我肯不肯回到你我的窑匠手中呢?

    再说,经过窑匠的手,我们泥土虽然成为器皿的坯子,但还不是器皿,只是坯子而已,还得经过最后的一道手续,一道不可缺少的手续,那就是每一件坯子必须摆在窑里经过火的焚烧。轮子的转动是日常环境的对付,火窑的烧,强烈的烧,乃是一次特别的锻炼。在轮子上我们会感到神的手在这里剥去一颗砂,在那儿挑剔掉一些杂质,可能叫我们不舒服,甚至感到疼痛。可是在火窑里烧,烧!强烈地烧!厉害地烧!更是对我们生命的考验。坯子不经过火烧,不会坚固,不能定形,没有光彩,显不出窑匠的技术和手艺。再说各人的火窑也是各不相同的。有人遇到这一件事是他的火窑,有人遇到那样一件事是他的火窑。献以撤是亚伯拉罕的火窑,神要坚固他的信心。毗努伊勒是雅各的火窑,神要使他脱离卑鄙、欺诈的行为,换上属天的形状。狮子洞是但以理的火窑,神要加强他的忠心。弟兄姐妹:你我有没有经过神的火窑呢?除非我们不是他手中的泥土,不是神所制造的坯子。如果是,你我总要经过一次神的火窑。如果你我拒绝,那我们始终是泥土,永远是泥土,不能成为神所创造的器皿。噢,亲爱的弟兄姐妹:让我们完全相信他在我们身上的工作,完全接受他给我们安排的每一步道路。他是我们的窑匠,也是我们的父亲,让他照着他的旨意在我们身上做一番工作!

    最后,我要讲一个故事作为今天信息的结束。我记得曾经有一次在一本书上看过一个关于德国的音乐大师孟德尔松的故事,他是一位杰出作曲家,写过好多首赞美神的曲调,刚才我们唱的《小鸟啼明歌》的调子就是他编的《安慰曲》中的一段。再说这位音乐大师有一次因着邀请到弗利堡的一个礼拜堂去弹一架新装置的管风琴。为了先熟悉那架管风琴,孟德尔松早几天就到那地方了,进了那礼拜堂,除了一个看堂的老人之外,他没有遇到堂里的其他圣职人员,因为那天不是主日,当他向那个看堂的老人说明来意,老人一听他要求弹那架管风琴,几乎把他推出堂外,老人说:这架琴只有Mendelssohn可以弹,任何人一律不许弹。

    Mendelssohn 对他说“我就是孟德尔松”老人听了不信,以为是欺骗他,冒孟德尔松的名来弹琴的。经过很长时间的争执,老人只答应他弹一刻钟,孟德尔松弹了不到十分钟,老人听了心里说:这哪里是地上一般的音乐,简直是天上宝座前的音乐,立刻跑上去拥抱他说:“你是真的孟德尔松”! 孟德尔松回答说:“我是!” 您知道那老人听了怎么?他一面打自己的头又抓自己的头发,一面大喊说:“天哪,我竟会阻止孟德尔松弹他自己的琴”!他好久好久不能原谅自己。弟兄姐妹,你可知道,多少时候我们就像那看堂老人那样,不肯让神在我们身上照他的旨意自由作工,这是不是很愚蠢呢?

    哦,亲爱的弟兄姐妹:从今天起让我们完全信靠,完全顺服,好叫神的指头在我们生活的音健上除去那些粗噪不和谐的声音,而发出那属天的,美丽的,和谐的音乐,使神得荣耀,叫人得安慰和满足。今天就讲到这里,下面我们低头祷告。

 

祷    告:

天父,我们来到你的面前,感谢赞美你,因你的恩典救赎了我们,使我们脱离了黑暗的权势,进入光明的国度。是的,主啊,你是窑匠,我们是泥土,我们都是你手中的工作。求你来塑造我们,除去我们身上一切不合你旨意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都求你挪去。主啊,你也知道我们原是多么顽梗悖逆,狂傲妄为;很多时候,我们都如羊走迷,偏行己路;在很多事情上我们总是体贴肉体,没有体贴主你的心意。求主此刻来帮助我们,加给我们力量,好让我们随你的意思被塑造,成为合你心意的人。在我们自作聪明,远离你的时候,求主警戒我们,用你的杖纠正我们,使我们快快回到你的手中。求你继续来破碎我们,雕塑我们,燃烧我们,不要有任何的顾忌,只要按着你的心意。一宿虽有哭泣,早晨必要欢呼!求你用圣灵来充满我们,用你的恩膏膏抹我们,更新我们的心意,使我们更加像你,一切荣耀归给你。祷告奉主耶稣的名求。阿们!

 

唱    诗:

    [炼我逾精歌]

 1、你若不压橄榄成渣,它就不能成油;你若不投葡萄入榨,它就不能变成酒。你若不炼哪哒成膏,它就不流芬芳;主!我这人是否也要受你许可的创伤。

 2、你是否要鼓我心弦,发出你的音乐?是否要使音乐甘甜,须有你爱来苦虐。是否当我下倒之时,才能识爱的心?我是不怕任何损失,若你让我来相亲。

 3、主!我惭愧因我感觉总是保留自己;虽我也曾受你雕塑,我却感觉受强逼。主你是否照你喜悦,没有顾忌去行,不顾我的感觉如何,只是要求你欢欣!

 4、如果你我所有苦乐,不能完全相同,要你喜乐须我负轭,我就愿意多苦痛。主我全心求你喜悦,不惜任何代价,你若喜悦并得荣耀,我背任何十字架。

 5、我要赞美再要赞美!赞美何等甘甜,虽我边赞美边流泪,甘甜比前更加添。能有什么比你更好,比你喜悦可宝?主我只有一个祷告:你能加增我减少。

    (副歌)
  每次的打击,都是真利益,如果你收去的东西,你以自己来代替。

 

祝    福:

    愿主耶稣基督的恩惠,上帝的慈爱,圣灵的感动,
    常与你们众人同在,直到永永远远,阿  们!

 

阿 门 颂:

    阿  们!

返回目录